一只罐装貓九

渣摄影 渣修图 的透明小白无良花痴
主站盾冬/SD/肖根/獒龙
无洁癖不混圈_(:з」∠)_

突然想到这张 华府的国会大厦 好像已经修了好几年了……前年我们学长去的时候据说就是这模样哈哈哈哈走点儿心叭😂
【忽略我无比中二的万年剪刀手好么…【捂脸跑走

看以前的照片突然看见这张左下角小小的LOFT!然后就想发上来了哈哈哈【城市摄影嘛还是那这张NYC参与一下叭www

虽千万人 吾往矣

认为不可能的事好像无时无刻不在发生 不知不觉的变故回头看才觉得本该无法接受
你说成长是一件多神奇的事
见过文艺小清新变成现实主义者 见过默默无闻到心高气傲 见过温柔不重游 见过深情不回头 见过太多在细胞分裂一次的时间里推翻前十几年的所有来路
见过凌晨三点的天空 见过高山与海 浪潮与风 无人的街与不息的川流
然后越觉得什么都没有见过 也越觉得什么都不足为奇 只要能继续走
就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走上人生的路途吧,前途很远,也很暗。然而不要怕,不怕的人才有前路。”

实属肤浅

一个看啥事儿不顺眼都想说出来的人 总会看另一个相同特征的人尤其不顺眼…

真是奇怪哦
不过和谐大于一切嘛 一切冲突都必须压制
表面和和气气看着也舒服啊

结果自己又成了休谟说的“当我们专注地研究人类生活的空虚……也许我们正在阿谀逢迎自己懒惰的天性” 那样了
愚蠢的人保守无聊之苦
但愿今后缄口不语的凭借 不是一身无用的傲气  
而是使自己凌驾于彼样是非之上的非凡智识【这个脸我也是不要了d( ̄  ̄)
眼之所见与心之所判不过都是无中生有的不宽容ˊ_>ˋ

三缄其口 三缄其口

所以说黑白滤镜又好看又简单……╮(╯_╰)╭

【这个排版顺序……好像是有点虐……?

有机化学复习的我头疼
翻出来以前毁的根妹蹭一蹭(*/ω\*)【根总:滚!
【之前刚p出来在朋友圈里嘚瑟的时候有人说这张Root就跟糊了一脸马赛克似的……我看了一下……握草还真是……【这不怪我嗯一定不怪我Orz

考完试想练一练做动图做视频
或者捞一捞弃了两年多的脑洞写写文儿
还是看时间看精力吧
高中没呢么多时间供你满不在乎发展所谓兴趣
还是要忍受今天的我的寂寞,来代替忍受比今天更寂寞,未来的我的寂寞。

【明天复习数学 借用一下冯·诺伊曼那句耳熟能详的话最后结个尾
“if people do not believe that mathematics is simple, it is only because they do not realize how complicated life is.【如果有人不相信数学是简单的,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人生有多复杂。”

写小说,心要诚,范儿要正,不能总想抖机灵

博闻广识是良师  举一反三是益友  用最形象阐述应对最复杂理论的能力像高尚的人格一样吸引人  凭借深刻透彻的思维在谋划间作乐的习惯像睁开双眼一样自然  尖锐而发人深省的评论和优雅细腻的语言一样令人回味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真是太喜欢太崇拜纳兰太太啦!

【其实一直想叫妙殊老师 可惜太太似乎不喜欢被叫老师的样子 人怂怕被拉黑QAQ
【发完又看了一遍才发现写的这什么乱七八糟 辞不达意
【不过反正太太看不见我这肤浅迷妹制杖般的表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纳兰妙殊:

我的责编最近在四处寻找能签约的作者,跟星探找美女一样。

她一方面签成名作家,比如刘宇昆、马伯庸、冯唐、蒋方舟。昨天她跟我说她签了冯唐,我问,你觉得冯唐怎么样?

她说,他人很好玩的,改天咱们一起玩。

我(擦汗)说,算了。

她竟然说,我看到你在lof上写的那篇“众筹阉了冯唐”,哈哈哈哈。

我:那你还让我跟他……玩!

另一方面她也在努力发掘没成名的作者。有时她会问我,你看看这个作者的豆瓣文章,觉得写得怎么样?

这几天跟她反复聊过这个问题。

——注意,以下只针对小说,不包括同人文。看法非常私人。非常私人。非常私人(也就是我不会改变的意思)。

从网络上挖掘出的热门作者,如豆瓣红人,知乎红人,简书红人,问题在于,他们的小说有趣是有趣的,灵气也有,但网文痕迹太重。

网络文体的优点是:有意思,包袱又多又密集。因为网上的读者老爷都是很不耐烦的,两百字内还没抖出个包袱,人家就关页面不看了。

这让网络热度高的作者都特别善于讨好读者,隔两句话就让你嘻嘻一下。但这种文章印成书,就会觉得油滑肤浅,一页纸一页油似的。而且,这不是正经作者的路子。

这个可以作为作者的起步阶段,但应尽快摆脱这个阶段(张佳玮君似乎就一直没摆脱这个阶段)。

写小说,心要诚,范儿要正,不能总想抖机灵(天啦怎么押上韵了Orz)。

写豆瓣/知乎/简书/公众号红文跟写小说是不一样的。

作者要有“作者”的自觉与自尊。

——作者有责任让读者觉得愉悦(不是说只能写喜剧,精彩才是愉悦的来源),但不能为了故意讨读者喜欢,做小伏低,低到尘埃里,失去自己。

——“幽默”与“油滑”(故意咯吱人),“精彩”与“抖包袱”的区别,还是有很多作者和读者分不清。

说起来,总在网上写“红文”也容易被读者捧坏了。写个关于喵星人成精、说人话教铲屎官修洗衣机的故事,读者们一片喊好萌啊好可爱啊萌死了萌死了好治愈你写得太好了……是很萌,但是萌完了呢?

我的责编的感想是:在一个油滑被当做聪慧的时代,作者是多么容易就被读者的几个称赞迷惑淹没啊。

教学相长,作读相消。读者和作者们就在这种萌萌的治愈的美梦里,日渐幼稚下去,读的人懒得读“不萌”的,写的人也懒得写更深刻的了。

很多xx红人发在网上的原创小说,对人物的刻画仍停留在“贴标签”这个层面,主角配角都是扁平化的,导致很多故事还停留在天涯那些吐槽婆媳关系的热帖水平。这是另一种“范儿不正”。

太阳底下无新事,故事就那么多。“出轨”这种故事,庸人写出来就是八一八极品小三的贴子,大师写出来就是《包法利夫人》和《安娜卡列尼娜》。

让人叹息的是,我的责编说她有的同事说:这xx小说是很幼稚生硬,但这就是现状,大家都这么写,你那么严格要求的作家有几个?

(是做网红自拍吸粉开淘宝店,还是为了演好电影增肥毁容磨练演技争取奖项?)

记得两年前开个什么会,一位作家谈阿乙的小说,只说了一句:“我想,我们都要努力去找自己的‘窄门’。”

这是《圣经》的典。耶稣说: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唉……

还是那句感想:范儿要正。哪怕初级阶段难免写得粗糙,但那是正正经经写小说的架势。

说实话,“私淑”鲁迅汪曾祺、奥康纳、福克纳、塞林格,还是流潋紫、桐华、张嘉佳、风行水上……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阿乙老说他二十多岁才开始读书。但他一上手,那范儿就是正正的,完全不走弯路。这点太赞了。


纯咖啡喝惯了反而觉得速溶加乱七八糟添加剂的太甜太腻了……
也是够矫情的😪

清醒之后我又是一枚好汉!
【乖乖滚去复你的习去!!!

愚蠢的人轻易相信别人的判断 聪明的人轻易坚信自己的判断
表演者可以通过众人的审视 慎独者唯能在自己的审视下发光
少数人永远得不到聚集 散落在各时各处用来增熵 :)

【日常吸珍
【感谢并安利CP的翻译:@Morilas❁

The thought of you is consuming me, wherever I am, whatever I do
你的思绪让我迷茫,无论我身处何方,无论我在做何事

I will be the dark if you were the star,
若你如明星,我定是那无边无际的黑暗
Hugging you tight and shining you in night
我愿做温柔拥抱你的良夜,只为看你闪烁发光
And you are, you are my only light,
你可知,你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光
My poetic soul will die if you deny.
若你拒绝我,便是扼杀了一颗诗人般浪漫而伤感的心
This will be my last song if you think I lie
若你认为我说谎,那么这就是我的天鹅绝唱

Your function, Your enchanting waist, Your unmake-up faces,
你无法比拟的作用,你妩媚迷人的腰肢,你不加修饰的素颜
Your fear, Your brave,
你的恐惧,你的勇气
Your reality, Your dreams, Your illusion,
你的现实,你的理想,你的幻梦
Your joy, Your pain,
你的喜悦,你的痛苦
Your soul,Your spirit
你的灵魂,你的精神
your sad fucking distance
而你的悲伤让这一切遥不可及
The thought of you is consuming me
你的思绪让我迷茫
It was never mine
这些从未被我所有
It was never be
是的,永远不会
The thought of you
你迷一样的思绪
Is consuming me
剪不断,理还乱

From a distance I see your face
远隔千山万水我瞥见你的容颜
I wonder what power can hold my heart so tide
我好奇:究竟是何种神秘的力量将我的心紧紧束缚?
Leave me breathless
让我屏息凝神
Cut my spirit into pieces
让我心如刀绞
When the stars turn out to be no more shiny
当漫天星辰不再闪耀
You being the one can forever touch me
你成为了那个能拨动我的心弦的人
You being so fascinating
你如此迷人
I wonder if you know you owe me eternity
我好奇:你可知,你亏欠我一段永恒的情